S8长毛专栏:于釜山败后,于光州战前——从狭窄之路走向百花盛开

巴渣嘿殿:长乐路308号的这家日料店略有些年头,临街、却常年掩着门,客人就多是左近熟客。和结束评论席工作的神超、长毛和记得约在这里,以梅酒拉面,对秋雨渐稠。

“轻松点,我今天不想要更多压力,精神很紧绷。”长毛说。

即使是那两年年年征战,年年检讨,也未见国际毛在赛后专栏时告饶如此。我们慢慢用热汤来化开那不肯说话的郁结,也终于从“LPL过年”的世界线回到“欧皇降临”的现实宇宙。恰恰冷雨夜,偏偏意难平。

文: @解说长毛 /巴渣嘿殿 @青熙 
整理:麦迪
头图:结束评论席工作后的神超、长毛和记得
配图:lolesports/一村

1

事实上,我脑中的确从没考虑过RNG不夺冠的可能性,所以第一天八强战打完我就恍惚了。也不知道为什么,只是恍惚。这太离奇了一点,这不是说看不起G2。直到现在能缓和一点的时候,也还是必须承认:这种事情就是人生的一部分。

对手在你的脸上跳舞,跳完还赢了你——这就是人生的一部分,是人生经验一种——没人想要这样的经验,但它已经在了,而我们就得处理这个情绪。

2

本届世界赛无论如何,都已经让欧洲成为多个层面的巨大赢家。

LCK逐渐王权旁落时,我们都认为LPL必将继承这顶皇冠,但谁能想到从旁窜出来的是这欧皇。

欧皇说:我有继承权,我的侄女以前嫁过来我有继承权!哦不,是我S1的时代就做过初代目!继承权!今年的世界赛的剧本就是这样,超出了甚至所有人的预想。

当G2赢下RNG那一役,再EDG败于FNC,这整个世界格局,都必须重新将目光放回欧洲身上。

3

我不喜欢、也不认同观众们说“欧美捞比”,因为即使我们不算入S1,实际上过去的大家所有的赛区,都没有战胜过LCK赛区。在同样水准线上的竞争,为什么我们就能够说“欧美都是捞比”呢?

说多的后果,是最终反噬到我们自身:众口铄金之下,我们自己也习惯性反射式地看不起对手。虽然这未必就是赛场的败因,但哪怕只是站在欣赏的角度,如此轻易地、轻蔑地用定型的目光看待别人,我们也许因此也错过了赛场中那些更美好、更精彩的东西。

比如惊喜:这三支欧洲战队,包括离场的VIT。如果换个非亚洲的视角,他们赢来的胜利绝对值得让人惊叹和敬佩。

4

欧美的文化中,崇尚个体的自由,这并不与他们集体性上的表现所矛盾。他们可能表现得很跳,讲话也很冲的样子,却也能在集体中天然吻合,乃至于相互配合和包容。

Uzi和RNG过去的征战中,从来没有遇到过G2这样的对手:他们的下路完全是你一靠近他,他就双手高举直接一边大声哭喊一边向后撤退。就算有操作再大的差距,被Uzi对位点到受伤残血,一个AD选手总是得拼一枪对吧。

但G2不是:他们就真的是高举双手直接向后逃跑。放在我们LPL赛区,这样的AD会被直接喷翻掉,更别说上场,队伍也会觉得你是短板应该要被换掉。你我都没想到有G2这样的队伍,真的是彻底地“逆向思考全垒打”:我的AD很菜,所以我们索性不玩AD,或者当做没有这个AD存在……就这样来打。

这是令人惊叹的思维,跳脱于既有的战术框架,充分展现自我的特质——这是G2赢下RNG那一战最好的地方。

5

今年的赛制进行了调整,小组赛和八强之间只相隔两天,留给队伍的“喘息”时间是真的很少。一个东西练不到扎实跟透彻,就会有“练到半路出家”就拿出来打,只要它够创意,反而可以更早发挥作用。

世界赛真是全然不同的大冒险,像是洲际赛RR大家同在亚洲赛区,而且版本也未翻新,MSI则都没有那么多的不同挑战。Worlds之所以是年末的最重要赛事,或许也就在于它那么长的赛程,那么多的队伍,全新的版本……紧张的密集小组赛和八强,更加剧了今年世界赛的爆冷特性,或者我们也不应该看做爆冷,因为这是在检验队伍遭遇战中的充分准备能力。

在RNG输的那天,姿态眼睛全红,解说时一直在憋眼泪。大起的势头,年末大落,悲恸难过都是人之常情。对于你我这样的电竞的职业者,就不能仅限于此,需要去考虑有什么我们能在未来做得更好,有什么事我们能一起去努力?

6

就倘若G2这样举双手后跑的AD打法,他们能用这样的办法赢比赛,欧洲证明了他们的多样性之美,而我们的不宽容其实也造成了选手类型的狭窄。

选手类型的不多样是一种特性,相对的是类型的百花齐放。

或许在过去的几年中,我们所有的AD只有一个目标:成为Uzi,而无法成为Uzi的就被归类为“不行”。以Uzi这样严苛的标尺,有像JackeyLove、iBoy这样的“小Uzi”才能活下来。有这样强度的AD传承是好的,但是在此之上,我们还能怎样把我们的能力练得更强?

7

我们提出说欧美的观众对他们的选手虽然有批评但多为调侃,而整个亚洲赛区的氛围如果都是对我们的选手要求更严苛的话,那么大家必须认识到这二者之路的不同。LCK跟我们类似:打得差就要面临被你喷退役的气氛,今年亚洲败倒或许正因为今年的版本更适合百花齐放,但过去LCK和世界赛之前的我们,也证明了窄门里同样可以触及巅峰。

——当我们在行窄路之时,也是为了面向更大的宽广。

是向着极致而去,还是多样化更优先,最终或者是殊途同归:用世界赛的结果来对自我之路加以证明。哪条路更优?这应该是个不断总结、自我更新的思辨之旅,就像我们过去一直在这个专栏中所坚持的那样。

当我们讨论这样的狭窄与宽广时,请了解:类型化或许源于我们赛区的基因,我们的文化,这或许永远也无法改变。或是,不需要改变。

8

更毋需去谈我们是否还有藏着的套路。终归其时还是大家心知肚明的那句话:电子竞技就是优胜劣谈,这是强者说话的舞台。

即使有人去听败者说:我还有很多招式没有使出来,即使有人愿意去听,但你不能强迫所有人接受。或许将两支队伍拉到一起打个一百万场,大数据就能给出两边最精准的胜率,但即使这样,当他们在世界赛的舞台上相遇,那就是全新的传奇故事。

个人是否能突破,团队是不是协同,战术预设和实现情况怎么样……这些构成了胜利者最终讲话的份量,我们应当去倾听他们的声音,学习他们,因为他们是这样做到才成就了胜利。

9

RNG确实依靠以Uzi为核心+给Uzi大量的资源,来赢下各种大大小小的比赛。

RNG不止这么一种方式赢比赛,但很明显,这就是成了RNG取得胜利最习惯的考虑:习惯于这个绝对碾压对面的位置,习惯往这个位置打的话就能获得优势和赢得比赛。

有评论说RNG、电狼和KT三队一起训练得多,共同练出了一套“垃圾阵容”。抛弃掉这句话中的讽刺成分来看,这三队的输法长得真的非常像:相信AD、并环绕AD展开,于是忽略了前期的对抗强度,或是没有检验出前期强度可能存在问题。

何况对手的竞技状态如此之好,光是眼插灯笼这样的“谁与争锋”事件,就足以显示他们的状态绝佳。除非Perkz犯错误,否则决胜盘其实已难逆转。

他们很多的让步和调整,但最终没有改写结局。

10

即使这样,在这样“虽败于釜山,尚有光州在前”的时间点,我不愿意讲“成也Uzi败也Uzi”这种话。Uzi值得也应该背负这些压力,但在失败之后的困难时刻,至少我认为自己不应该再施加更多的压力给他,这也不只是他一个人的问题。

一套可行稳定的战术形成,这一定是通过多次训练赛执行后的确认。我们的训练强度其实远超过欧美,最终在输了比赛之后,一味归咎于战术没有什么用,这也包括很多人在谈到的是不是要早上香锅之类。

我个人不认为早抬一场香锅或晚抬一场有太大的区别,香锅在今年已经被常安排于第五把上阵,任何对手都会对这一点有所防范。在已经发生了败局的现实里,谁又能说换香锅就一定可以扭曲现实的结果呢?改变不了的,也许是当时对局的局势已经悄然滑向我们的对手。

在我们的专栏里,面对这几年下来愿意听我们这样讲话的读者,这不是要强行和舆论风向来做个对抗,但起码也可以讲出我们所该有的正确理解。

11

Karsa和厂长的确很像,细节上虽不尽相同,但两个人的“型”确实有类似,在控制的层面做得很足。

当一支队伍整体的胜率、状态、策略等等条件都好的时候,比如大致胜率能在7成,控制型打野的稳定性则可以把胜率稳定下来,甚至于略提高一点。所以,控制型打野是一个稳定的选择。

香锅这样“凶残型打野”则是上场拉着对手掷硬币,输赢五五开之间,用己方的综合能力打败你。这里面的风险和机会都在这个五五之数:被逼到绝境下的时候,这就是很优秀的策略。毕竟会被对手逼到这样,已经代表着对手大于或者至少等于自己——这种情况下控制型打野的胜率保障作用就下降了,当然不如香锅来:如果正面朝上,那就百分百干爆你。

这是我对上香锅和Karsa的认识。想跟读者澄清:虽然专栏里尽可能公正客观,但长毛的主观偏好依旧存在。这个专栏是我与各位对话的窗口,就如同我们无法把每个队伍抓起来打一百万场,然后用大数据做结论来说哪一个更好,我的观点未必正确,亦欢迎大家不吝批评。

12

当我们跨越败局铸就的釜山,来到四强将战的光州。今年的欧美三队,加上我们勇武无双的iG,将在光州斗智斗勇——我们很可能看到更多不可思议的战局。

iG有可能赢得很漂亮:无双勇武,也有可能输得很丑:掉进圈套。

但是作为观众,作为世界赛的观众,甚至不太了解LPL赛区的观众,也许更多的观众,就是想要看到iG这样的比赛:上去莽,血战出胜负!欧美也是这样的战法,令人快意。之后的战斗,就是比赛谁更想要赢,更想要在赢比赛这件事里做得更好。

这样的战斗方式,九成依赖于选手的天赋和当时状态,甚至队伍传承、赛区文化都要靠边站。欧美的很多套路都是临场发明,甚至于他们直觉该如此,就会那样去做。他们虽然崇尚自由,但内心对于集体性的表现却是朝着崇高那一卦走的。我们的iG虽然勇武无双,但今年的战法不只是要看勇武,还要看头脑:决策、动念和执行。

13

当我们来到光州的时候,釜山的LPL双败已经过去快一周,新的战斗将要开始。iG是LPL向前走得最远的一个,这也是他们历史世界赛走得最远一次。

甚至从某个意义上来说,或许正是由于iG这支队伍的存在?或许正是因为他们的“莽”在过去比赛中那么激扬热烈地冲撞,甚至包括了他们在LPL时,所展现出来的那种赛场里的纯粹。

或许正是如此,反过来影响和改变着这过去二十多天的世界赛,也启发和激荡了欧美队这天马行空的倾向。

我们或许将在光州,看到这天马行空强烈对撞的光芒。

从窄门里走出宽广的可能性,明天即将上演。即使是从狭窄的路里,我也想看见LPL未来孕育出的百花盛开可能。

PentaQ专栏嘉宾: @解说长毛 

真名李伯彦。

2015-2018《英雄联盟》世界总决赛官方解说。RIOT拳头中国的解说长毛,专职英雄联盟解说与战队管理。因魔兽世界竞技场选手而加入电竞,《英雄联盟》台湾公司Garena当家解说,14年受腾讯邀请,加入LPL解说阵容。2015年加入RIOT拳头游戏。

关注我们,感受电竞

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微信公众号搜索LOLPentaQ:专栏/特稿/数据分析/赛事访谈

我们的新浪微博:PentaQ刺猬电竞社。战报/数据图/吐槽/吹逼

我们的网站:PentaQ 刺猬电竞社 (beta)(这里能看到第一手的稿件)

那啥,APP请到这里来下载:点击这里。需要邀请码请私信我们: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S8长毛专栏:于釜山败后,于光州战前——从狭窄之路走向百花盛开